人情挑战清廉 当代中国官员的“牛车”很彷徨

2018-12-05 04:43

近日中国中纪委监察网站披露了一起基层官员自曝因受亲情压力走上贪腐之路的案件。经查,江西省万载县房管局原局长贺立新因利用职务之便获取非法收入数百万元,自食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的恶果,其涉嫌犯罪问题正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想当初,贺立新也是一个一心为公的父母官:在县政府办工作时,他曾为写好一份材料泡在办公室三天三夜。担任乡镇党政正职时,深入村组急村民之所急,踏实帮他们解决碰到的一个又一个的困难,深受当地民众的尊敬。

如今的他却变成一个人人喊打的“苍蝇”、“蛀虫”不禁令人感慨世事难料。短短的几年中为何会发生如此巨变?贺局长在自己的忏悔书中给出了答案,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贪婪冲昏了头,“到了房管局局长的岗位后,天时、地利、人和全有了,拥有令人艳羡的资源和条件,我便不断寻找机会投资赚钱,甚至幻想在退休后去投资办厂,进一步实现‘自身价值’……”

这个原因几乎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但除此之外,另一股推他在腐败之路上越走越远的力量则让人沉默了,这股力量就是“亲情”。贺立新曾在留置期间,这样对调查人员感慨到:“我就是一头拉车的牛,所有的亲戚都坐在车上,我走慢了,他们就抽我一鞭子。现在我累了走不动了,大家都坐在车上不说话了”。

事实上,贺立新凭借房管局局长的身份,也确实为其家族作出了“贡献”。贺立新把施工方贿赂款变借款,出借人署上妻子、岳父、外甥名字;到某物业公司参干股,股份登记到岳父名下。他将弟弟从殡仪馆临时工聘用房管局下属单位职工,并“资助”弟弟开烟酒店,暗示开发商“照顾”其弟生意。因为贺立新房管局身份的影响力,他四姐贺某英、外甥女曾某梅分别在县城开办房产中介,享受房产评估、交易、办证“绿色通道”,外甥蓝某常年在房地产项目现场推销钢材、文化石等建材,生意兴隆,另一个外甥刘某也常享用他人送给贺立新的酒店消费卡胡吃海喝。

针对贺局长将贪腐行为除了归因于“拉牛车”的自己,还归因于“牛车”上“抽他一鞭子”的亲情问题,一些网友对此不买账,认为他反映的这个贪腐诱因是“避重就轻,想博得同情”,还有些网友表示即使他真是迫于亲戚人情的压力,终究是“德不配位,镇不住,还是自己的问题。”不过绝大多数网友对他面对的这一人情压力表示理解,如“民众都想自己的父母官是清廉的官员,但却都想能有个‘有出息’的亲戚可以‘借势’……”、“市政工程,道路绿化之类发包的,没有关系不是亲戚朋友,没有利益关联有几个能拿到包?”,甚至对贺立新的遭遇表示同情“这就是事实,很多贪官其实是自己家亲戚朋友的苦力,背锅侠”,还有网友举出身边的实例来证明人情确实常常挑战清廉,如果坚持清廉常常会让官员陷入孤立,“我爸不给亲戚便利结果亲兄弟闹翻不来往”、“你稍微有点官衔,各个来找你,不帮他,整个亲戚都不搭理你”……

在很多同情贺立新迫于人情压力而贪腐的声音中,也有人基于此进一步思考人情贪腐背后的原因,正如有人说“他咋不知拒绝?还是绕不开中国的面子文化,宗亲文化,革命得不彻底”,而面子文化、宗亲文化是中国传统社会的产物。

中国是个农业立国的国家,华夏民族自给自足农业生产的经济特点决定了安土重迁的地缘关系,基于此以家庭为核心的血缘伦理关系就建立起来了,而诸如君臣、朋友等其他社会伦理关系都是家庭血缘关系的延伸和投射,很多非血缘关系的人伦关系也用血缘关系类比,例如“亲如兄弟”、“父母官”“臣子”以及对陌生年长者的称呼均可反映这一点,中国哲学家冯友兰就曾提到“家族制度在过去就是中国的社会制度”。

中国古代“家国天下”并举,而家居于首位,儒家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意识形态,虽然主张“仁爱”,但这种爱是有差别的,《中庸》说:“仁者人也,亲亲为大。”强调爱人,就要首先爱自己的亲人。这就决定了人情、面子是维护这种伦理关系的重要手段,这种伦理关系中个人并非独立、自由的原子化个体,常常会受迫于人情、面子、宗亲文化的压力做出身不由己的决定,亦或是个人自觉将凭借自身影响力,为家族谋私利的裙带关系看做是“光宗耀祖”的壮举。中国古代官家裙带关系最为盛行是在东晋时期,一代豪门谢家崛起,其家族共同体主要还是依靠裙带关系来拉动,唐朝亦有杨贵妃得宠后“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的家族“共荣”。

虽然中国现已进入现代社会,而传统文化自近代以来也屡屡遭受冲击,但这种传统宗亲文化、面子文化依然影响着今天的中国人,近些年来中国各地方频频爆出一些利用权力为其家族谋利的热门事件。比如2013年山西“房媳”事件中,被戏称为“房媳”的山西运城纪委工作人员张彦,被曝出分别在北京和山西有户口,其公公、前运城财政局长孙太平在北京、三亚等地有十余处房产;2014年安徽省淮南市原市委书记方西屏被立案调查,据悉其兄长方东屏利用方西屏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收受房屋产权、股份、钱款等巨额贿赂;2015年落马的福建省原省长苏树林,其妻在香港旅游和购物的费用,由中石化(香港)公司公款支付。今年闹得沸沸扬扬的“严书记夫人事件”中,网友也是通过扒出严书记妻子在家长群中炫耀特权以及居住高档小区子女上贵族学校这些琐事中,一步步挖出严书记贪腐问题的。

相较于现代社会,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人情、面子对个人行为的影响作用更为凸显,不过虽然人情腐败的诱因更为强烈,但相应的对犯罪行为的惩罚力度也格外严酷,例如起始于中国周春秋战国时期连坐制,这种惩罚机制所打击的是与犯罪有一定社会关系的人,比如“株连九族”,即自己犯下的罪行可能会连累族人,同样族人犯下的罪行可能牵连到自己。所以尽管催生人情腐败的诱因很大,但在这一惩罚机制下民众之间能够彼此监视,从而客观上起到减少犯罪行为发生的预防效应。

反观现代中国社会,虽然人情这一催生腐败的诱因依然强烈,但是打击这一诱因的惩罚力度却没有中国传统社会那么严酷了,因为现代社会主张人格独立,相应的现代司法也坚持罪责自负,不株连无辜的理念。但让人质疑的是:那些以人情迫使官员贪腐的家族亲情,他们真的无辜吗?带着这个疑问,像贺立新一样的官员,他们拉着满载亲情压力的“牛车”,在现代社会的十字路上继续彷徨……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